遠遠的……傳來……對話聲……


“他在裡面睡覺,別吵醒他了。等他起來,你就帶他走吧!”

“我不喜歡麻煩的事。
就隨你喜歡帶他走吧!我無所謂。”

DSC07239.jpg

“你在10年前擄走拉普耶魯,不是嗎?
在神之名、法之下,你都算是大罪人!
而且…你還是魔物。”


“…………把魔物和罪人并排在一起,實在是不太恰當。
如果你要說我是罪人,那拉普耶魯的父母也算是罪人了。”

DSC07240.jpg

“10年前拉普耶魯的父親,跑進我的庭院偷取我的果實。”

“不止一次,甚至連續二次!
當時我并沒有殺他的意思。
沒錯,你們人類總是這樣。
只要有魔物這個名字就擅自想象,然後被自己所想象的一切嚇得發抖。”
罪人?

DSC07244.jpg

“那個人的太太當時懷孕,所以我才開玩笑的,對他說…
如果你肯把那孩子給我。”

DSC07242.jpg

如果他拼命拒絕我的要求,我原本打算原諒他。

DSC07241.jpg

“沒想到他居然…
不錯的父母吧?
很值得信?吧?
真的。
自己的孩子怎麼都無所謂,只求能夠保住自己的性命!”

DSC07243.jpg

“只要有心就可以被原諒嗎?
盜取別人的物品,拿小孩當自己的代替品,最後甚至打算毀約的人?
應該被懲罰的…到底是誰呢?”

結果孩子出生之後,他們卻因為劣根性和別人的看法,加上對自己孩子的疼愛,他們完全無視於和我之間的契約。
他們藏起拉普耶魯,還偷偷的養育他。

DSC07245.jpg

魔物是不會明白的,那些是…
因為人有心的關係!

因為想要活下去所產生的恐懼和軟弱,還有對人的…
愛情。



DSC07249.jpg

人心?

到底怎么回事?
從剛才開始…
胸口就好像有什麽東西壓著。

似乎是錯過了什麽重要的事物。


DSC07246.jpg

我的心…
有一半是跑到哪兒去了呢?



DSC07247.jpg

這麼說的話,魔法師也經常對我這麼做——……

「我愛你」的意思。


我愛你…
拉普耶魯,

那麼,那個是…
每天早晚,一直到最後的一刻都沒停止。

那個意思是…

在意識深處的某個角落…
我聽到那個常聽到的聲音了。

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梗在我胸口的…
話語…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angelicland2010.blog132.fc2blog.us/tb.php/30-2836cd77